推荐文章

贺年卡里的“生意经”

中央纪委发文,今年起严禁用公款购买、印制、邮寄、赠送贺年卡、明信片、年历等物品,堵住了公款浪费的一个漏洞。据11月10日新华社报道,中部某县公款定制贺年卡,一年花费30万元左右,相当于建造一所希望小学。

如此浪费,有人却乐而不疲,盖因其中有部“生意经”———做法是“只选贵的,不选对的”,目的是“花公家的钱,拿自己的回扣”。据11月8日《新京报》报道,陈丹(化名)是福建某地级市一机关单位的办公室主任,她以往每年都要定做大约5000张明信片,商家一般每张卖2元,而出的发票写8元,回单位报销,她能得到2万多元的回扣。江西某地机关单位的王锋通(化名),每年帮单位订贺卡千张左右,回扣收入约有6000元。公家的贺卡贵,不是商家卖得贵,也不是买的人傻,而是“生意经”在作怪。

不光是贺年卡,也不光是在福建、江西,但凡用公款购物,这样的“生意经”早已成了“公开的秘密”。9月份的《半月谈》曾报道,一些单位买石狮子放大门口,售价仅为5500元的,开回来的发票面额为6万元,实价60万元的,发票可以开100万元。许多人都有这样的体验,公家的某样东西“贵得离谱”或者“质次价高”,大家不约而同的看法是:有人回扣吃饱了。

不管一年的回扣是6000元还是2万元,禁止公款消费贺年卡等,势必会让不少人的“生意”没了、“财路”断了。因为自己也明白这是“不义之财”,生怕“不打自招”,有些人虽然说不出口,但心里不可能没有怨气,搞变通、搞抵制,盼着禁令“一阵风”的也会大有人在。

贺年卡、石狮子里的“生意经”,还算小的,公款消费中、公权使用中,大的“生意经”多了去了。有人说,改革是让一些人革自己的命、削自己的权、让自己的利、拆自己的庙、搬自己的神。改革越是深入具体、越是层层推进,越是会剥夺一些人不合情理、不合法规的“既得利益”,博弈也会越来越复杂激烈。对此,陈丹、王锋通们位低权小,也许只能“无奈接受”,但那些身居要职、手握重权、大肆得益者,则很容易结成利益同盟,极力阻挡甚至“绑架”改革。这是改革的最大障碍所在,也是一些地方、部门和单位只等“顶层设计”,不肯“主动改革”的重要原因。

上一条: 千万不要被贪官廉政秀蒙蔽

下一条:学点"舍得"之道

地址:辽宁省大连市开发区辽河西路18号 大连民族大学

邮编:116600 电话:0411-87531789

Copyright © 大连民族大学纪委办公室 监察处